bet365会员登录(佛教互联网观察)

国内首家
佛教互联网观察

融资266万 19万用户在她的素食星球 购买纯素商品


小王子在B-612星球照顾自己的玫瑰花,而张思用三年时间打造了一颗素食星球,19万素食爱好者在这里相互照顾。
  2012年,张思成为素食者。因为在视频《从农场到冰箱》里,她看到鸡、牛、羊,并不像人们想象那样被圈养在山间地头,而是在工业化养殖中,遭受残忍的对待。
  赶上微信公众号的热潮,她在2013年3月,创办了“素食星球”,每周更新三篇素食相关文章。独自耕耘一年后,陆续有粉丝志愿者加入采写、编辑队伍。在张思决定将爱好变成事业时,素食星球已有四五万用户。
  去年5月,张思回国创业,经过半年多摸索,素食星球的商业模式确定为电商——“素食消费者的健康买手”,只卖纯素商品。
  素食星球承担推广、营销的角色,负责销售商品,商家负责发货;商家向其支付的佣金与销量挂钩。
  通常,素食星球会用内容配合销售。例如,在《让你爱上椰子油的60种用法》的预热下,一款有机椰子油7天内的销量达到17.7万元。
  目前,平台单月销售流水约40万元。4月,素食星球获得盈动资本、联科创盈的266万元天使投资。
  注: 张思已确认文中数据真实无误,铅笔道愿与她一起为内容真实性背书。
  “我不吃肉了”
  吃素这件事情,兴许是张思内心一颗埋藏已久的种子。
  在坚持吃素三年半后,她常想起大二时的一件事情。父母的朋友送了一只野鸡,在家里养了几天后,妈妈炖了一锅鸡汤。当家人围坐着享用时,张思倔强地一口不喝。“一个活蹦乱跳的生命,变成了食物,很不忍心。”
  让张思成为素食者的决定性瞬间是2012年8月1日上午。还在出版社工作的她,无意中刷到一条微博:“21天健康挑战”,号召大家吃素21天。
  她好奇地点进网站,注册账号,得到一个21天素食食谱。“就好像脑子里面有一个声音:是不是该吃素了?要不要试一试?”
  毕竟不算一个小决定,她接着搜索资料,第一次知道了工业化养殖的概念。
  让张思震撼的是一个名为《从农场到冰箱(Farm to Fridge)》的视频,讲述了美国食品厂将动物从养殖场送上饭桌的过程,或许因为过程(屠宰)残酷,这个视频被打上了“恐怖”的标签。
  在工业化养殖的环境中,刚出生的小鸡会被断喙(切掉鸡嘴最前面的硬壳),以防止互啄。“因为几十上百只鸡挤在一个笼子里,逼仄的空间让它们情绪激烈,就可能产生攻击行为。”此外,为了尽快完成被人类食用的使命,它们会被注射各种激素。“迅速长大,迅速被屠宰。”
  看完视频后临近中午,张思下定决心:“从今天这顿饭开始,我不吃肉了。”
  食素的过程中,面对过家人的不解,也曾和朋友聚餐,看着寿司上伏着的一片三文鱼咽口水。但她总会提醒自己那份不忍心,“没把素食这件事想成多么长远、沉重的承诺。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欲望,让动物受伤害。”
  但要在北京寻找素食餐厅,挺不方便。张思考过不少办法:模仿国外做一个素食协会,还是干脆自己开一家素食餐厅?“不知从何下手。”
  恰逢2013年初,微信公众号刚火起来。喜欢尝试新事物的男朋友建议张思,赶紧注册一个公众账号。
  “有了公号,干嘛呢?那就推广素食吧。”
  休学回国创业
  “判断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,就看它如何对待动物。”“我不愿我的身体成为动物的坟墓。”
  在微信公众号“素食星球”的第一篇文章中,张思整理了甘地、达芬奇、爱因斯坦、卡夫卡等素食者的经典语录。
  除了介绍名人素食者,写素食的基本概念,张思有意识地将豆瓣、微博等平台的素食爱好者导向素食星球。她每周更新三篇文章,“每天增长十几个粉丝都很开心”。
  从2013年到2014年6月的一年多里,张思独自耕耘这颗星球。偶尔,她也会写出几篇“爆款”文章。例如,13年秋天,远赴纽约求学的她写了一篇《一个素食者的一周食物秀》。“让大家看到素食不只有青菜萝卜,可以吃得很丰富。”当时仅有1500订阅者,文章转发1400多次,阅读约1.6万。
  粉丝志愿者在6月出现。“因为有太多想要分享的了,而我一个人没办法天天更新。”身在美国的张思开始与两位上海的粉丝远程合作。“我负责三天,他们俩各负责两天。”
  而为了丰富内容,10月,张思再次招募志愿者(累计20余人),负责翻译与采访撰稿。
  张思每天浏览大量外文网站,看见不错的素食文章(食谱、营养科普、餐厅介绍等),就转发给志愿者翻译。志愿者们也开始在国内采访一些素食达人。“大家很有热情,而且都是无偿的。” 
  几位编辑总结了更受欢迎的文章类型:明星的吃素故事,盘点素食男神女神关于癌症、营养等内容。此外,粉丝五花八门的疑问也成为文章主题的来源:怀孕如何吃素?坐月子如何吃素?如何让父母放弃劝我吃肉?
  产量提升之后,素食星球加速涨粉。2014年年底,后台已有4万用户。
  学期正好结束,张思的男朋友提议,国内的创业潮起来了,再不回国创业就脱节了。
  张思与最早加入的两位志愿者讨论了这件事情。一方面,素食正在成为健康的生活方式。“我们刚开始的时候,几乎还没有素食微信号。但在这一年多里,出现越来越多素食微信号,素食圈的活动愈加频繁。”
  另一方面,时不时的商业合作(广告)让他们认为素食星球可以商业化,而且只有商业化才有机会影响更多人。
  去年4月,张思回国创业。
  小半年试错
  第一笔资金来自四位朋友,张思拿着这20万元撑了半年多。但她回过头来看,也是经历了半年的试错。
  2015年下半年,她尝试线下推广。7月,团队印刷了《上海绿色生活指南》。约30多家商户加入,每家投入1000元,就可以印上小册子。“讲一些他们的故事。”
  指南印刷了8000册,投放在素食餐厅、农场、瑜伽馆等场所。之后,团队还印刷了两期报纸,在素食者聚集的展会论坛上发放,也寄给城市素食餐厅、粉丝等。
  两次尝试的结果是:看到的人都说不错,但效率很低。“事倍功半,影响的范围太有限了。一篇微信文章可以吸引1000位粉丝,而报纸费了更多力气,只能带来几百个粉丝。” 
  10月,张思与团队重新讨论商业模式。素食外卖、订阅模式的素食商品……他们不仅探讨了可能性,还带着商业计划书见了投资人。
  拿着不太擅长的事情,见专业投资人,张思心里也挺没底气。“没有餐饮经验,也没有管理中央厨房的经验,这是硬伤,自然受到投资人的质疑。”
  受挫也让团队反省。看着素食星球每天更新的三到四篇文章,后台超过10万的用户,他们认为,最大的优势仍然是内容与社群。
分享:

相关推荐

评论